NEWS

    梅西专访:我表现的好坏不能只看进球,有时候进球会掩盖一切

    2018-3-20 10:14| 发布者: 高迪| 查看: 165| 评论: 0


    梅西在上周接受了阿根廷电视台América TV的采访,谈到了很多关于世界杯的事情、谈到了自己的成长与改变。而以下是整篇专访的完整版。

    Q:莱奥,首先很感谢你参加我们的节目,参加La Cornisa节目第19年的第一期节目。在这个世界杯年,在阿根廷、在西班牙、在亚洲、在非洲,所有人都希望这会是你的世界杯,希望你能进很多球,相比于世界杯,他们似乎更想看的是你,你是怎么看这一切的?

    M:现在我只想让一切正常,不复杂化,因为我的脑子里清楚世界杯就要到来了,一切都会过的很快,但我也很幸运在这里(巴塞罗那)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,这让我现在集中注意在这上面,而不想太多以后的事。我确实看到世界上很多角落的人们都希望我的bkx世界杯能顺利,希望我们能赢下,我知道看到他们盼我夺冠的心愿,事实上世界上任何角落都有人希望阿根廷夺冠,希望我们实现梦想,这让我很感动,而我努力活在当下,不要只想着跳到六月。

    Q:当然,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会不会改变。当你在巴塞罗那,每场进个4、5球的时候,我想你在家会不会和蒂亚戈、和小儿子们一起玩耍?
    M:是的,(和他们玩耍)能让你忘记一切,不仅仅让你忘记世界杯的烦心事,也会给你很多正能量,和我儿子、和我老婆、和我家人在一起让其他一切都成了次要的。我第一个孩子的出生让我知道不要总想着工作和足球,虽然很显然我不喜欢输球,也不喜欢平局,但我会以另一种方式去看待这一切,就像我之前所说的,生活中还有很多比结果更重要的东西。这一切不过就是个比赛:所有人都想赢,都想成为冠军、成为最好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的,足球是圆的,总会有意外发生,不是说最好的就能赢,我现在也知道你不会永远都赢球,总会有其他的事情来终结这些。

    Q:你现在也许比方济各(教皇,阿根廷人)都更出名了,甚至你都可以和可口可乐齐名了。这是根据一份研究显示的…你怎么看?
    M:哈哈哈哈!我可不知道。

    Q:你会怎么面对这一切?你会感觉到大家给你的压力么?在生活中,当你走在大街上?
    M:不,我很自然的对待这一切,我习惯以这种方式去生活了,最简单的就是去做好你自己,正常的过生活,不要刻意想着你要去做的事,因为你的所作所为时时刻刻在被人盯着。

    Q:当你不知道如何处理的时候,你也许会和家人们聊聊,你身边会聘请顾问么?
    M:没有,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,我都会和我的家人倾诉,跟爸爸妈妈倾诉一下,他们总会在我身边,他们知道一切。

    Q:你知道你所拥有的影响力吗?可能和总统、教皇差不多,你知道你拥有着怎么样的影响力吗?
    M:我有领略过,当我说了一句话然后公众有很大反应的时候,我的话也可能会以各种方式被“诠释”,所以我尽量不去陷入这种麻烦,注意好自己的言辞,不让自己的言论产生任何误解。

    Q:你有想过退役后做什么吗?你想象中自己将会在哪?
    M:事实上我没有想过,这很难考虑,很难想象未来不能做我现在所做的这些事情。现在我的生活规律就是训练、比赛、客场踢比赛,确实我不知道以后会干什么,也不知道以后会住在哪里。我其实想做一些现在因为职业没法做的事情,我想做的事情有很多,但我不知道将来会在哪里做这些事情,在巴塞罗那还是回罗萨里奥。

    Q:我知道你会很注意,不太会牵扯到政治话题中,但现在阿根廷社会确实有很多需要关注的现实,你在那里和在这里会有什么不同的感受?你爸爸豪尔赫成天辗转与两个地方,你怎么看这两边的不同?怎么看阿根廷、阿根廷人,他们的遭遇和感受?
    M:我对阿根廷的现实情况感到难过,它遭受了很多,我很担心阿根廷国内的安全问题,就像我之前所说的,我想回罗萨里奥,享受我的故乡生活,我小的时候没能好好享受,因为我得来这里(巴塞罗那),这我不曾有过后悔,但我很担心阿根廷的安全,在那儿可能因为一块手表、一辆自行车、一辆摩托车就被人杀了,抢劫无处不在,在那里你甚至不能上街,因为你可能出门就被人抢劫或者被做什么不好的事,这真的是太疯狂了。我知道在阿根廷有各种各样的问题,但这些就是最根本的问题,我们不能平静的走上大街,不能享受出门散步…希望孩子们能像我们那个时代一样在街上无忧无虑地玩耍,但我在知道现在已经回不去了。我还记得我们小的时候,放假时早上溜出门玩耍,晚上九十点也不回来,也不会发生什么,阿根廷所有的街区都这样,我知道现在已经回不去了,但至少希望能享受到我们国家的安全。

    Q:2015年的美洲杯决赛,我看到你哭了
    M:是的,我因为比赛哭过很多次,因为输掉了决赛,因为这比赛所代表的意义,因为我们离冠军本来有多么近。我们本来认为配得上一次冠军,因为我们无法实现整个国家的梦想,这是一个太重的打击。

    Q:你最后一次哭泣是在什么时候?
    M:如果说是幸福的哭泣,那是在马特奥出生的时候。蒂亚戈出生的时候有点复杂,没有像我们预料的那么顺利。马特奥出生的时候情况就比较好,因为已经有经验了或是其他什么原因。但那是我最后一次哭泣,我是说喜极而泣。第三个孩子的出生也给了我极大的幸福,但因为有前两个孩子的出生,我更习惯了。

    Q:你是希望蒂亚戈成为“梅西”,还是希望刚出生的那个Ciro成为“梅西”?
    M:并不会给他们压力,蒂亚戈现在已经喜欢足球了,他在巴萨足球学校踢球,那里都是些球员或者俱乐部工作人员的孩子们,蒂亚戈很喜欢去、

    Q:我想问问你进球的庆祝动作,双手指天…
    M:你知道吗,那两个(蒂亚戈和马特奥)也会做这样的动作,那两个小屁孩没人跟他们说过,他们就会这么做。他们没有问我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,只是因为看到我做就模仿了。

    Q:你第一次做是为了你的外婆Celia,之后你每次这么做都是为了回忆她吗?
    M:是的,进球的那一刻我总是会想起他。不仅仅是她,也是感谢上帝给了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,不仅仅是在足球上,也是在于生活中对我的恩赐,但每次进球后我总是会想起外婆。

    Q:你之前曾经说过,如果阿根廷不夺冠,这将是你最后一届世界杯了
    M:这是我们在最近比赛中感受到的,这也是球迷们让我们感受到的。三次进决赛看上去毫无意义,很遗憾,结果就是一切。这就是三次进决赛的这支队伍的想法,很遗憾我们没能赢下比赛。他们说了我们很多,如果这次没能如愿,肯定还有更猛烈的批评。所以这就是我们这些球员的所想,就是球迷们给我们的感觉。

    Q:莱奥,那些都是傻话,我们进了三次决赛,已经很伟大了。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人,太傻了。
    M:一方面来说是的,但另一方面那些要求(得到冠军)的也是少数。但一些人理所应当的请求你们去拿冠军。有时候我觉得这一部分是记者们搞的鬼,那些为了卖出更多报纸的记者给大众传达了这么种观念。事实上要求我们必须夺冠、批评我们的人只是很少数。但希望以后不会这样,希望我们能继续享受国家队的日子。

    Q:如果你闭上眼睛,你看到的是什么?你想象到的是什么?
    M:我一直都在想象进到决赛,拿到最后的冠军,捧起大力神杯,这是我永远的梦想,而每当世界杯临近,这种感觉就会愈发之深。我们都知道要拿世界杯会有多困难,而2014年我们离得是那么近,这一切真的太痛苦了。世界杯确实太难了,离梦想只有一步之遥,这太悲伤了。我们也希望看到那一刻,希望我们能有喜极而泣的那一刻。首先是球员们,还有我们的家人们、球迷们都希望看到。

    Q:对于媒体的一些传闻,你会如何回应?
    M:我不会去理会这些,只会忽视他们,确实有一阵子这影响到了我,那些批评让我不太好受。但这些已经过去很久了。

    Q: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把你们牵扯进个人问题上来,而不仅仅是竞技方面了。你的队友拉维奇就是(此前拉维奇被国内记者诽谤集训期间抽大麻,随后梅西带领国家队成员与媒体断绝关系,拒绝所有采访)。这种事情就是底线了。
    M:是的,他们当时所说的已经超越竞技范围了,和足球已经没有关系。在球场内,你可以评价我们踢得好、踢得差、踢得很灾难。但是他们把私人事务牵扯进来,并且这还是谎言。不仅仅是Pocho(拉维奇)这件事,还有很多瞎扯的事,这使得我们之间有嫌隙了。我说了,如果是评论你在场上踢得好还是不好,我是第一个知道自己踢得是好是差的人。

    Q:怎么看踢得好还是差,看场均进球数么?
    M:不,不是的。不仅仅看进球数,而要看在场上的参与度,看触球是否多,看有没有关键传球,看是否能不丢球。有时候没进球,但还是会踢一场很好的比赛。有时候我进了球,但比赛还是踢得不好,但进球就会掩盖一切。

    Q:一些懂球的人说,问问莱奥现在踢球和以前有什么不同。
    M:每个人都在成长,会在球场中学到很多。就像我之前说过,以前的我总是喜欢自己带球,做我自己的动作,自己干。现在我踢得更加团队了,传更多的球。不再像以前那样成为终结者,不再那么“自私”,不再只靠近禁区寻找机会,而是试图去其他位置来推进。但我还是像以前那样跑动,只是会以不同的方式来做。

    Q:你最喜欢吃一些什么食物?
    M:之前有几年饮食习惯很差,在22、23岁的时候,会吃巧克力、巧克力饼干、汽水等等。现在吃的可好了,吃鱼、肉、沙拉、蔬菜,一切都在控制范围内,有时候会喝一点酒。但改变饮食结构后我的呕吐症状也改善了,这些让我改变了很多。后来我变得更舒服了,也不再有这种症状了。

    Q:很多人也许都知道,你小的时候身体缺少生长必须的荷尔蒙,只能通过注射来治疗
    M:是的,一晚上一次,先左腿然后右腿。我是在12岁开始治疗的,一开始是我爸爸妈妈给我打的,直到我学会了自己给自己打针。那是一个很小的针头,就像一个小铅笔一样,然后自己扎下去该有的剂量。这一点都不疼,就像是每天的常规事项一样,我每次都很淡定。

    Q:后来你12/13岁的时候去巴塞罗那试训了,离开你从小生活的地方,在13岁的时候离开你所有的朋友。现在你永远令人称羡的生活,有你的家庭,就像是两个世界一样。
    M:事实上来这里并没有太费力,我的哥哥们在阿根廷有事情,说想回去,所以他们就回去了。我的妹妹在学校很吃力,很难适应。于是我爸爸妈妈做出了决定,妹妹和妈妈回去,让她回阿根廷上学。而爸爸和我留在这里(巴塞罗那)。

    Q:最后对观众想说的话
    M:我只想和你们说,希望bkx世界杯对我们来说会是一届精彩的世界杯,我的愿望、以及所有人的愿望都是能像2014年那样,那是一次令人难忘的经历,不仅仅是对我们来说,也是对整个国家来说。能像2014年那样接近(冠军),能出现在所有比赛中,希望结果也能相似,但这次(笑),能捧得最后的奖杯,这是所有人的心愿。我告诉你这并不容易,拿世界杯不是常常能发生的,你得每件事都做好,即使这样,也不是人人能夺冠,就像我们的2014年一样,那时我们一切都做的很好,因为最后的一些小细节,丢了那个冠军…我们无比期待能拿下这个冠军,为阿根廷捧起大力神杯,希望你们能帮助我们,团结一心给我们支持。

    鲜花

    握手

    雷人

    路过

    鸡蛋
    已有0人参与

    会员评论

    回顶部